首页 怎么开掘权力:重述古罗马史?

怎么开掘权力:重述古罗马史?

怎么开掘权力:重述古罗马史发生在罗马共和晚期的那场喀提林诡计,至今仍是个谜。诡计自身的情节倒不杂乱。公元前六三年,喀提林竞选次年的执政官失利,便妄图推倒重来,以一场骚动撤销全部债款——就像今日美国的总…

怎么开掘权力:重述古罗马史

发生在罗马共和晚期的那场喀提林诡计,至今仍是个谜。

诡计自身的情节倒不杂乱。公元前六三年,喀提林竞选次年的执政官失利,便妄图推倒重来,以一场骚动撤销全部债款——就像今日美国的总统推举相同,古罗马的执政官推举也十分烧钱,而喀提林至此已接连四年落选。负债累累的喀提林与一位破产的百夫长曼利乌斯勾通起来,方案里应外合,攫取政权。

可是,当年的执政官西塞罗把一名妓女安插在诡计集团内部作为“眼线”,对暴乱者的方案一目了然。刺杀西塞罗失利后,喀提林率部分翅膀脱离罗马,抵达曼利乌斯的兵营,这无疑证明西塞罗对他的暴乱指控。

偶然的是,就在此刻,山外高卢的阿罗卜若格斯人派使节来罗马示威,指控当地罗马控制者的压榨。诡计者觉得能够使用这些人的反罗马心情,就拉他们入伙。使节们一开始满口答应,但权衡利弊后便把工作报告给西塞罗。西塞罗让他们将计就计。

留在城内的诡计者勒恩图路斯请使节们转交一封给喀提林的信,要求喀提林把奴隶编入部队。西塞罗派人截获这封信,然后把握确凿的依据,经过元老院争辩后以叛国罪处死留在城内的五名参加诡计的元老。随后,喀提林的戎行战胜,喀提林自己战死。喀提林诡计以西塞罗完胜告终。

可是,环绕喀提林诡计打开的力气比赛却一直未浮出水面。喀提林在罗马无事生非的时分,正是庞培率军在东方作战的那几年,克拉苏则是此刻罗马城中的实权人物。克拉苏忧虑庞培完毕东方的战事回来后,会拥兵自重,故不能不有所防范。

西塞罗与庞培一派。那么,喀提林背面的人会是克拉苏吗?在诡计中,有人曾供认奉克拉苏之命给喀提林送信,但元老院当即否定这个指控。在元老院争辩中为喀提林说情的恺撒,听说也与这场诡计有关。元老院为何一方面支撑西塞罗处死诡计者,另一方面又竭力撇清克拉苏和恺撒与诡计的联系?

后来,克拉苏、庞培、恺撒三人结成的同盟使共和名存实亡;克拉苏阵亡于帕提亚战役后,庞培和恺撒把共和国拖入内战;终究,取胜的恺撒成为罗马仅有的操纵。喀提林诡计与共和晚期的命运休戚相关,尽管诡计被西塞罗铁腕打压,但共和并未能维系多久。诡计背面的力气并没有散去。这些力气终究怎么作用于这场诡计,这场诡计与共和的消灭究竟有什么联系,一直是罗马史上的未解之谜。

后世了解“喀提林诡计”,主要依据撒路斯特以此为题的一部“纪事”。撒路斯特把这场诡计放在罗馬德性损坏的大布景中:自消灭迦太基以来,贪婪和野心充满罗马,真实的罗马德性,吃苦、控制、公平、联合等,隐姓埋名。喀提林自己正是这种损坏气氛的产品。撒路斯特企图解开喀提林诡计这个谜,谜底或许就是共和晚期乱象的答案。他把这个谜摆在咱们面前,引发一代代人考虑共和存亡之道。

玛丽·比尔德最新的高文《罗马元老院与公民:一部古罗马史》,以从头叙述这场诡计开篇。这位剑桥大学的古典学教授,听说是“英国最热知识分子”。古典学是门偏僻的学识,但这位教授不只作品热销,还频频出现在BBC电视纪录片的镜头里。此书英文第一版发行于二0一五年十一月,不到三年便有了中译本。

比尔德对喀提林诡计的重述与撒路斯特的版别大异其趣。她的爱好不在于德性或谜底,而在于开掘“故事的另一面”。比尔德对喀提林抱有更多怜惜,把他描绘为因竞选而破产的落魄贵族。她竭力淡化古代史书的影响,并凭借考古学、钱币学的效果带咱们去看“故事的另一面”:喀提林的骚动并非源自品德缺点,而与其时铸币数量的大幅下降有关。现金缺少不只影响到喀提林一人,也影响到罗马的基层民众和贫民,这也是喀提林能招集到一批亡命之徒的原因地点。

咱们在全书遍地都能看到这类解说。比尔德抛开传统的政治叙事,从人类学的视角,展示出罗马基层民众日子的方方面面。她沉着地运用现代实证史学的效果,娓娓道来,把罗马史中早年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开掘出来,使本来单调的罗马史饶有风趣,牢牢吸引住读者的眼球。她对一些前史事件的解说也往往出其不意,发前人所未发。不过,这“另一面”究竟新在何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本书的价值在于此,软肋也在于此。

比尔德称,她写作本书的动力之一是下述疑问:“意大利中部那个毫不起眼的小村落是怎么成为三大洲大片土地上如此强壮的控制者的?”无独有偶,波利比乌斯在《罗马兴志》中也提出过这个问题。

波利比乌斯看到,“罗马降服简直整个国际”只用了五十三年,他把“混合政制”视为罗马成功的重要因素。比尔德供认波利比乌斯的这个剖析“可谓睿智”,但她指出“不同利益间的平衡明显不像波利比乌斯描绘的那样不偏不倚”,因为“贫民永久无法登上罗马政治的高峰”。好像贫民掌权才是最好的混合政制,难怪比尔德会彻底疏忽波利比乌斯笔下罗马成功的重要因素:混合政制孕育的德性。在波利比乌斯看来,罗马的敏捷兴起更应归功于一个相对安稳的贵族阶级;这个阶级的优异德性引领整个罗马的品德风尚,使罗马终究降服整个国际。

那么,在比尔德看来,这个“毫不起眼的小村落”究竟怎么兴起?

因为缺少考古材料,李维笔下为罗马奠定宗教、准则根底的古代先王,在比尔德看来只不过是“酋长或头人”,而传统上的“王政时期”,只不过是“酋长时期”。罗马的扩展不过是前史的天然开展;从王政时期到共和初期的准则树立和开始兴起,不过是后世史家的构建。这么一来,从政治视点考虑罗马的兴起,便成了个伪出题。

与处理王政时期相同,比尔德也简直把帝制时期一笔抹杀。吉本把从图密善之死到康茂德登基之前的那段时刻称为“国际前史上人类情况最为幸福和昌盛的时期”,后世一般称之为“贤帝”时期。但比尔德明显不认为皇帝有好坏之分。更切当地说,她彻底不认为在帝制时期,“控制者的性情会对国内外的控制基本模式发生重要影响”。也就是说,控制罗马帝国的是一群“不负责任、凶狠和张狂的”皇帝,但这并不影响帝制的安稳结构。

帝制时期仅有值得称道的事,就是卡拉卡拉皇帝把完好的罗马公民权颁发帝国内的每一位自在居民。比尔德的史书止笔于此,她把这视为罗马第一个千年的前史高峰。比尔德制造出这么一种形象:遍及的公民权是罗马第一个千年进程的意图。

至此,咱们能够看到,尽管这本书名为“罗马元老院与公民”,但比尔德明显把更多翰墨放在“罗马公民”身上。在单调的罗马史中极力开掘布衣权力这一面,正是此书最大的新颖之处。但这种新颖,以献身前史的本相和经验为价值。在比尔德的叙述中,罗马史不再是帝王将相的政治史,而是每个一般人为自己争夺权力的前史。但是,放下政治史,不可能正确地了解罗马。

此外,与古代史书相反,比尔德的这本书没有教育意图,反而有意淡化德性。古代史家的文字却总会极力把读者引向那类尊贵异常之人的言辞和行为:以史为鉴,能够正确;以人为鉴,能够明德。本书中文版的严厉读者或许会想,我国是个有着数千年文明史的大国,我国人该怎么书写自己的前史?彻底抛开前史留下的胜败经验,把寻求个人权力作为前史的意图?抑或经过学习前史来砥砺眼力和质量?前史教育对人的影响很深,我国学人假如重写前史,或许不应忘掉闻名前史哲学家沃格林的名言:“对人类质量的最大凌辱是撤销让优异的质量成为社会的积竭力气的时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percussionsessions.com/show/3823.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